The Blog

香港人到东京出差:严禁打车

在国外采访旅行,我最大的体会是,不要怕自己语言不好,该问的时候还是要问,该说的时候一定要说。

在从巴黎到东京的飞机上,我旁边的座边上坐着一位日本老太太,10个小时的飞行,一路无言。

快到东京的时候,我拿出东京地图,寻找我要住的旅馆方位。

我指着地图问这位老太太:我要去的是不是这个地方?

她回答说,是的。

她紧接着问我准备怎么去旅馆。

我回答:打车。

她听了连忙说,你千万不要打车,打车很贵。

我想,再怎么贵也不过几百块人民币吧。

我说,我第一次来东京不熟悉,还是打车好。

她一下子变得非常着急,劝我不要打车。

她说,你下了飞机可以坐快速列车到东京站,再换地铁。

我看到地图上纵横交错的地铁线,有点晕。

她看我还在犹豫,坚决地说道:你一定不能打车。

然后告诉我,她也到东京站,她出了机场等我一起坐列车。

日本本国公民出机场可以走绿色通道,而我等行李加上出关花了半个小时。

出来一看,老太太正笑呵呵地等着。

她帮我在自动售票机上买了车票。

那时是早上5点多,列车还没有来,我们就去星巴克边喝咖啡,边聊天。

老太太并不住在东京,从东京去她所在的城市还要坐两个小时的火车。

高速列车从机场到东京站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

我对老太太说,如果我打车的话,肯定破产了。

她听了直乐。

后来听吴蔚说,由于东京的出租车贵得离谱,香港的各大公司规定员工到东京出差,严禁打车。

下了列车老太太又带着我转乘地铁,一直把我送到酒店大堂,她说,这下我放心了。

她的表情明确无误地告诉我,她做了一件令自己非常开心的事情。

我把这件事告诉东京的朋友,她问有没有要老太太的名字和电话,她可以代我谢谢她。

我说,当时非常感动,几乎是不知所措,只是给了老太太一张我的名片:你以后到中国,请给我打电话。

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的姓名。

这样的事情我在日本碰到不少。

日本人有的不会说英文,就会用手势,带你到你要去的地方。

老百姓都是非常友好的,不会因为你语言不通就对你另眼相看,反而会更加热情地帮助你。

日本到处都是汉字,你不知道怎么读,但是看得懂,不容易坐错车。

很多日本年轻人在西方留过学,他们的英语也比我们印象中的要好,读音也不是中国人经常嘲笑的那样滑稽,简单的会话是没有问题的。

一般来说,英语可以到处通用,但是也有例外,在有些欧洲国家说英语也会受阻,譬如法国,有的人真的不会讲,有的人则是不愿意讲。

譬如在巴黎的地铁里问路,他会很热情地用法语跟你解释,实在解释不清楚,他们就带你到你要去的出口。

上网2小时,收费70瑞士法郎

出国采访,尤其是承担发稿任务的时候,网络至为重要。

亚洲的网络普及程度似乎比欧洲要好些,日本、马来西亚和我国的台湾,酒店客房里都有宽带,区别只是免费和收费而已。

但是在欧洲要麻烦得多,酒店房间里一般都没有宽带,即使有,也收费不菲。

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第一天,住在四星级的华美达酒店,上网两个小时,被掠去70瑞士法郎。

后来搬到组委会安排的旅馆,由于旅馆只有上网卡出售,而报社发的电话又不匹配,眼看截稿时间越来越近,只得在凌晨5点,硬着头皮去叫醒旅馆前台,没想到酒店大堂公用电脑的机箱是上了锁的,最后是将U盘插在前台的工作电脑上,才把稿子和图片传了出去。

再说一件2003年东京电影节的事。

尽管由于差旅经费的原因,住的是极其迷你的商务旅馆,但是却有免费的宽带,只要不是出门采访,我就挂在线上,保持和后方的交流、沟通的渠道。

那天已经过了午夜时分,杨子和吴蔚还在MSN上和我热烈地讨论第二天采访小津安二郎专家佐藤忠男的提问设计。

对佐藤忠男的采访是东京之行重要的环节,因为了解小津安二郎的生平创作绕不开这位日本最着名的电影评论家。

杨子和吴蔚在网上不断地支招,我把他们设计的采访提问整理之后,抄录在笔记本上。

来来往往,时间很快过去,为了加快速度,吴蔚干脆直接将电话打进房间面授机宜,直到把一张IP卡打完。

此时已经是凌晨3点。

第二天上午的采访异乎寻常地顺利,预定的两个小时采访,提问与回答来来往往一刻不停。

采访结束的那一刻,我如释重负:毫无疑问,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采访。

后来在东京的朋友告诉我,佐藤对那次采访赞赏有加,令日本朋友吃惊不小,因为在他们眼中,佐藤一贯以严厉苛刻着称。

如果没有网络上顺畅的交流,这次采访就会大打折扣。

到法国自带方便面汤料冲汤解馋

很多中国人会不习惯国外的饮食。

去法国的时候,同行的人对法国大菜很不习惯,整天嚷嚷着要吃中餐。

有的人吃完西餐以后,感觉意犹未尽,回到酒店,把自带的方便面汤料拿出来冲汤喝解馋。

其实法国菜在西方各国的菜肴中已经是比较好的,连法国人自己也不无自豪感。

有一次在宴席上,一个法国佬“恬不知耻”地说:世界上有两个美食大国,一个是中国,另外一个就是法国。

我的印象是西餐管饱,营养也足够,但是除了甜点比中餐高明很多之外,其他都不好吃。

日本菜比较对中国人的胃口,但是太过清淡,量很少,即使是很好的高级料理,十几道菜都装在很小的碟子里。

日本人就是吃这么一点。

我平时饭量已经是偏小的,但是在日本还是觉得吃不饱。

由于每天工作到很晚,半夜饥肠辘辘,都要冲到超市去买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