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log

天星资本执行总裁蔡志明

蔡志明博士指出,新三板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从战略上看,三板市场深度支持中国经济产业转型升级,以及肩负着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和发展的重任。

第二,从背景上看,三板市场挂牌公司的优势体现在价值,价值投资灵魂是它的成长性。

三板企业70%以上是先进制造业与新型服务业,都是高成长性的行业,营收的增长率远远超过创业板。

从长远来看,三板市场一定能够带来成长性溢价。

第三,从资本市场和公司价值角度来看,三板公司的价值离不开制度红利,这种重大制度红利就是和交易有关。

受国务院下发的一些文件指向性以及诸多挂牌企业流动性需求的推动,还有从广大投资机构对三板流动性的需求来出发,交易会完善,流动性会释放,这样价值会得到真正的体现。

以下为发言摘录:

蔡志明:扛的感受和扛的状态,与新三板现在的状态特别匹配。

从挂牌公司来说,挂牌以后肯定是要融资的。

但是几千家挂牌公司,今年以来融资出现很大的挑战,到目前为止,总共融了900亿,就算是一千亿,与去年五千家公司融资1200亿的规模相比,今年融资从总量到效率上都远远不够。

对于投资机构来说也是,你企业想让我投资,但是我无法退出,我又为什么要投?

所以投资和融资,它是硬币的正反两面,现在大家都处在焦虑状态。

由于有了焦虑和流动性困惑,现在阶段性的出现大家的呼声,我们是不是要转板,我们是不是要IPO,我们是不是要并购。

首先讲IPO的问题,我们知道大量企业在排队,现在虽然有扶贫攻坚,很多企业试图接触搬迁,注册地变更到贫困地区想插队,但是它只是缩短了进程,不用排队,并不降低门槛。

我们三板这么多企业都要去做IPO,显然这是不现实的,实际上现在整个主板A股市场问题很多,根据过往中国证券市场的统计分析,一个企业从申报到拿到批文,一般时间是三年四年,但关键是我等了三到四年是不是一定能够上,不好说。

从过往来看,熊市时显然不太容易上,牛市稍好一点。

从未能IPO成功的企业现状来说,从十年时间来看,中间一半的企业倒掉了。

可以说做IPO是一场赌博,上去皆大欢喜,有巨大的财富效应,企业也能够做大;如果上不去,这成本巨大。

在这个等待过程当中,我们为什么说成本巨大,在排队过程当中我不能做再融资,我不能做主营业务的重大变更,我不能改变我资产的结构,显然这某种意义上是一场“赌博”,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我们不主张挂牌公司,用牺牲再融资可能性,牺牲宝贵的三到四年的发展时间换取不确定性的IPO前景。

这是第一。

第二转板,目前仅仅是一个研究话题,还没有成为政策。

刚刚刘纪鹏教授也讲到这一点。

从多层次市场体系来看,从多个交易所来看转板是必要的,涉及到上市资源的再配资,不同上市公司找到寻求更适合自己挂牌或上市的场所,看哪个效率高。

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就要转板,转板前提一定是三板市场作为独立的市场的地位巩固了。

国务院也好证监会也好,早就明确三板市场是独立的证券交易场所。

再一个股东人数超过200人怎么办,资管计划、信托计划、契约型基金怎么办,这都是现实问题,也需要修改《证券法》。

所以有很多东西在战略层面不明确,在操作层面不具体情况下,我们着眼于转板显然是不现实的。

还有一个并购,如果A股并购我,我将来也许就有较高定价,就有流动性溢价。

A股上市有稀缺性,有壳的价值,它是行政审批。

从现在看,一个壳通常值几十个亿,这意味着并购时作为三板优秀的高增长企业和A股进行并购在签协议那一刻就有巨大的不平等,也就是说我同样盈利水平下,我的四股可能只能换它一股,那显然是估值差形成巨大的障碍。

所以三板公司有大量的公司提出做并购,但是成功的没有多少家。

我相信中信做了这样的研究,我们天星资本也做了这样的研究。

三板估值水平低,导致并购也不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出路在何方,怎么办?

这里面讲到变和不变的话题。

在目前这个时间节点,我觉得大家首先要有信心、耐心,还要保持初心。

我挂牌的目的是什么,是做强做大;我融到资金,我把企业发展了,从一个较长时间维度来让投资人分享我的经营成果。

这也是一种价值投资理念。

三板发展到现在仅仅是三年时间,纳斯达克有40年的历程。

我们真正的三板才三年,大家不要着急,随着三板的制度创新,围绕着流动性改善而进行的制度创新,包括私募做市、大宗交易、公募基金与QFFI等机构进场,以及引进竞价交易机制等,这方面都是围绕制度创新。

另外一方面管理层加大三板市场生态环境的治理,完善信息披露,尤其以分层为抓手提供差异化的制度安排,我们相信流动性的解决将会水到渠成。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要保持初心,我们要有定力,我们要以不变来应万变,不畏浮云遮万物,不要因为目前A股市场炒壳热火朝天的状态,而乱了方寸。

三板市场一方面讲支持创业创新,支持创新型企业的发展,同时三板市场也是创投机构的舞台。

市场上除了挂牌公司,另外一方面就是创投机构。

8月22号国务院文件里面,把投资新三板,包括新三板挂牌的公司定增,这部分投资的类型已经界定为创业投资。

过去从实操角度大家做备案时叫证券投资,现在已经变成创投。

刚才我讲投融资,就是是企业和机构投资者尤其是私募创投机构,在三板市场这个舞台上一起跳舞。

就是这样的状态。

天星资本是“三板之王”,投什么样的企业?

很简单,第一,你的行业应当是新兴行业,行业发展的空间要巨大,行业的发展前景要明朗。

第二,就像刚才陈总讲的,你的企业要有强大的竞争力,从你的产品到你的技术,到你的商业模式等方面,总之,你要有强大的核心竞争力。

第三,投资企业实际上是投资人,要看一个公司的老板有没有企业家精神,有没有创新性的思维,有没有胸怀和格局,同时是不是足够诚信,有没有契约精神。

如果从行业角度,从企业角度,从人的角度,你都让创投机构满意了,你有这个自信,你就来找投资机构,你就一定能够融到资金;如果你的行业很好,又有竞争力,又有创新性,又有契约精神,你就来找天星资本,天星资本就可以给这样的企业投资。

再站到一个高度来说,回顾我刚才讲的一些观点,可以这么概括:创业创新引领中国经济大时代,三板市场开辟资本市场主战场。